当前位置: 主页 > 包租婆一品轩高手论坛 > 你对“三坑”少女的力量一无所知
 

你对“三坑”少女的力量一无所知

【论文时间: 2021-12-10 16:09

  为了2021年春节,小北早早就买好了红色新年JK制服套装,准备大年三十就穿上过年,这是她第二次穿制服过年了。

  这份新年套装,包括一条红底黄格金线的格子短裙。上高一的小北,用期末考试成绩说服了妈妈买单,还专门定了闹钟去下单。她自称JK制服破产女孩,和这个戏称相比,她更准确的身份,是一位“三坑”少女。

  所谓“三坑”,是指JK(日本女高中生)制服、Lolita裙、和古风汉服这三种特别服装,是Z世代的兴趣,也是吸引越来越多人尝试的小众文化。这些小众服装,往往会预售、限量,付款后还需等待数月。

  年轻人的喜好,决定了这门生意的蔓延速度。从线上品牌到集合门店,再从整条街区到商场氛围,“三坑”少女的力量,在主流商业视野之外,隐秘而汹涌。

  开售不到十分钟,“温柔一刀”的销量突破30万条。“温柔一刀”,是条白底蓝紫格配色的JK制服格裙,出自品牌兔缝缝。这条裙子在淘宝的预售,从晚上八点开始,预计售卖十分钟,但因为销售火爆,不到八点十分,商品已经下架。最后,这条售价118元的格裙,当晚实现了超过3500万元的销售额。

  对JK制服这类小众服饰来说,爆款叫萌款,30万条是绝对的萌款。此前在圈内,销量破5万条算小萌款,破10万条就是人尽皆知的大萌款。格裙,作为JK制服代表性的单品,类似于口红在彩妆品类的代表地位。

  于是,“温柔一刀”迅速登上微博热搜,最终在热搜第一位停留了近两小时。这个热度的级别,KiraliJK制服专门店的主理人Aki形容,大概和知名艺人出轨差不多。

  被称为“千万格裙”的温柔一刀,带动了JK制服的出圈,越来越多人开始入坑。

  在JK制服的世界,每个款式都有自己的名字,往往和颜色风格相关,比如紫色格子是葡萄汽水,绿色格子是森林来信。光听名字,就能脑补出一个少女漫画的镜头,一位JK制服爱好者一语道出其中奥义。“阿凌扫一眼格子,基本就能知道是哪个款式”,身边的朋友介绍制服爱好者阿凌时常会这样说。1999年出生的阿凌,是KiraliJK制服专门店的运营负责人,在读大四。

  阿凌入坑的第一条格裙,是灰色格子的魔女格裙,源于日剧《山田君与7个魔女》,“当时红极一时,基本上那时候穿制服的人都有,到现在为止,如果那个时候入坑,到现在都还会有那条裙子”。

  目前,阿凌手里有七八十条制服格裙,在JK制服爱好者中也算多。从第一条料子特别厚实的魔女裙,到现在区分TR(棉涤混纺)或全涤、毛料等面料的格裙,阿凌的衣柜,见证了JK制服行业的变化。

  1995年出生,看《美少女战士》和《数码宝贝》长大的小旻,入坑时间更早。因为喜欢日本偶像团体AKB48的电视剧,她想拥有剧里穿着水手服女孩们的同款。

  那还是2011年,上高中的小旻在新浪微博搜索浏览,一开始,中国互联网基本买不到JK制服,她只有自己买来类似风格的白衬衣、格子裙和毛衣,搭成接近的风格。

  后来,慢慢开始有淘宝女装店做这种风格的衣服。“那时候也还不是制服的专门店,只是主打校园风或者制服风”,小旻说,渐渐的,中牌制服馆、放学后等专门的制服店开始在淘宝出现。

  2012年底,小旻终于买了自己的第一套制服,时间久远得她已经记不住品牌。她回忆,那时一条格裙均价七八十元。现在,淘宝的制服格裙均价过百元,她也成为短视频平台的JK制服种草姬,抖音粉丝超过24万,科普和JK制服相关的内容,拥有了三四百条制服格裙。

  无论是有上百条裙子的深坑,还是只有一条裙子的萌新,喜欢JK制服的人,大多对校园文化有好感。“我穿JK制服,一部分是为了回到高中”,自称过期JK的小旻解释,高中毕业后,就算过期了。

  “肆玖城國子監”,北京知名的JK、DK群,目前QQ群内有1800余人。组织者红豆告诉经济观察报,JK指代日本女高中生、DK指代日本男高中生,JK制服就是日本女高中生制服的意思。

  因为这个大背景,群内各项事务会模拟成班集体的形式,比如,把聚会称为班会;不开班会时,发放假通知;组织活动发开学通知;群规模拟成校规;根据入群时间不同,分为一、二、三年级生;根据兴趣不同,还有不同的社团和部门。

  红豆说,因为群里很多成员就是真实的初高中和大学生,所以带入班集体的设定很容易,大家都很有默契地维护好设定,新人也会很快接受这个设定。

  群内有1800多人,但红豆表示,北京的JK制服爱好者比这个数字要多很多。“我群里的人,在圈子里算是比较纯粹的爱好者”,红豆组织的群审核很严格,要求没有黑历史(没有骗人、穿假货、买卖假货、拍不雅照等)、入坑已有一段时间(什么都不懂的纯新人不能进群)、拒绝浑水摸鱼带有不良目的的人(冲着不正当男女关系来的人),而且,至少有一套衣服,红豆解释,国产制服不算贵,如果连衣服都舍不得买,只能证明不是真的喜欢,很可能带有其他目的。层层审核后,才能进群。

  在群里,“男女比例可怕”,红豆说,1800多人的群,男生不到100人,这也侧面说明,这个圈子男生非常少。

  线年“三坑”的风刮到大众身边之前,从2019年开始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和钱,进入这个行业。“她们的钱实在太好赚了,不分一杯都不好意思。”一位从事JK制服线上销售的从业者告诉记者,他从2020年开始入局,两个人搭档,投入几万块钱,买几份格子柄图的设计,找到工厂,“制服嘛,版式都是固定的”,就能生产出一批格裙。还需要找到顾客,他说,再招聘几个喜欢JK制服的学生兼职,在线上各个渠道做宣传委员,回报是一条裙子。

  早些年,能做这些衣服的商家非常少,随着订单量变大,小店家承担不起先制衣的成本,于是只能先开征集。“那时还在,问这个衣服有哪些人想要,如果确实有这么多人想要,就开团,而且10个人要就只做10件,不可能做20件,因为没有那么多人买。”米琪拉回忆。征集的次数多了,自然有人跑单,商家堆积库存后,渐渐地就不愿意了,为了减少跑单,要收取定金再做衣服。时间长了,大家都觉得这样可以减少库存积压和前期投入,每个店家都愿意这样做,“三坑”就教育用户成消费习惯了。

  前述从业者表示,绝大多数服装供应工厂集中在广州,如果不会讲粤语,很难和工厂老板打交道。另外,长期制作服装的工厂有着自己的判断,Kirali在创建自有品牌的过程中,“每个店员都和工厂老板吵过架,无法沟通。我们给的设计图是一个颜色,做出来是另一个颜色,工厂说,因为他觉得好看”,Ki-rali的联合创始人悟空难以理解。

  KiraliJK制服专门店,位于在北京朝阳区青年路商圈,于2020年8月开业,一层售卖服装,二层有校园教室场景可以拍照,同一栋楼里,8层还经营着Kirali同名的执事桌游吧。

  在诸多“三坑”的实体店中,Kirali的优势之一是原价售卖,联合创始人悟空解释,kirali店内目前在售的品牌已超过200家,包括行业内公认的四大品牌之三家,采取各品牌线上标价的原价(不含邮费)进行售卖,“他们在淘宝售价128元,我们店也卖128元。其他小物比如领带,我们按原价卖25、30块钱,如果在别的店可能会有加价,可能卖50多元。”

  1990年生的巧克力的自我介绍是Lo娘老板,是入坑十多年的Lolita爱好者。

  街区氛围越来越浓,巧克力接到不少人想要加盟的询问,甚至有在校学生打来电话说要加盟,下一秒却把电话转给家长,“和我妈说吧”,这让巧克力哭笑不得,“很多人没有做好创业准备,她们想象中的开店,就是给自己买个大衣柜那么简单”。另一边,Day-dream的扩张没有停下,除了丰富了上海的迪美购物中心,也陆续在正大广场和仲盛世界商场,北京双井、苏州新光天地和重庆爱融荟城等开设新店。

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